千叶豆腐萌萌哒哒哒哒

风头紧,我之前的作品有的删掉了。有留档,以后过去了会重新发出来。对不起大家了,笔芯

论各位攻在某并夕夕上拼单买的小粉♂裙给自家受看了之后的感受

1.忘羡

2.花怜

3.冰秋

4.双玄

食用愉快。想看什么梗可以私信或评论哦,爱你们,记得留下小心心↓

100fo!!点文!!!

终于破100fo了啊啊啊啊啊
想看什么!随意点!魔道天官渣反王者全职!随你们!快来点!!!疯狂开心

秀秀家的各位cp知道自家爱人怀孕之后的表现【二】
冰秋的我边做边笑23333

秀秀家的各位cp在知道自家爱人怀孕之后的反应【一】
累的吐血。
二发在下一个tag

【双玄】奈何天(一)


☆设定是师青玄离开黑水鬼蜮后,贺玄化作小乞丐,陪在他身边。中间预计会虐,但结局一定是好的,信我。

☆贺玄影帝重出江湖陪老婆的故事,人物有ooc,勿喷。

☆绝对不会坑,更新可能会晚,但一定会坚持写完。







大年夜。大雪纷飞。

街头传来一声接一声的炮仗声。集市上街灯遍布,家家户户灯火通明,享受着一年一度的欢乐时光。而在街边的一座风水庙里,师青玄一瘸一拐的走到门前,挂上了两个红色的灯笼。

火红的颜色照亮了他有些干瘪的脸庞,在雪地上投出一片暖红。

师青玄似乎暖和了些,坐在灯笼旁,看着满街的灯火。一年了。自从那次的事到如今,已经一年了。他逃出了黑水鬼蜮,一路上颠沛流离,闹的满身伤口,如今虽然生活很苦,但也终究算是有了归宿 。

他靠在残破的门框上胡乱的回忆着过往的事情。
乞丐们一个个都忙着玩着自创的游戏,没人注意他的变化。不知不觉的,他已经从庙里走了出来,走到了大街上。街上早已落满了雪花,一踩便是松软的雪声。师青玄下意识的捂紧了自己单薄的衣裳,看着街边最后一个没离开的糖葫芦小贩。他忽然想起,也是在那么一年的年夜,自己吵着要吃糖葫芦,一个黑衣的男子带着自己匆忙下界,可卖糖葫芦的却早已走光。

一想到这,师青玄不禁笑出了声。现在想想当时那人拉着自己,匆匆忙忙的样子,就是为了买支他糖葫芦,真是搞笑极了。师青玄一直以为,这样为了自己匆匆忙忙的他会一直这样陪伴在他身旁。可惜,人心虽好,却难逃天命。
师青玄叹了口气,在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上胡乱抓了几把。

真是的...大过年的不好好吃喝玩乐,跑出来发什么神经。他自嘲的摇了摇头。刚想转头离开,视线一撇,一个十七八岁衣着单薄的少年,脸色惨白,正望着那糖葫芦出神。他看不透他的神情。不悲不喜,毫无波澜。一如当年自己在神武大街上遇到的那人一样,好像早已经经历了一切,看破了世间真假。
师青玄默默的向他伸出了手。

"呐,很冷的,站起来吧。"

"你也是无家可归吗?那就跟我一起去当乞丐吧,每日虽然苦了点累了点,但总是能填饱肚子的。"他边说,边笑着挠了挠头发。他笑起来的样子无论是什么时候,都很好看。明媚又脱俗。少年似乎也是收到了他的感染,缓缓的从雪地里站起,握住了他向自己伸出的的手。

师青玄一看他的表现,笑的更加灿烂。

"那从今天起,你也是我大乞丐家族的一员了,你可以叫我老风,嘿嘿,我可是他们的老大,放心吧,以后我罩着你!"师青玄不知为何,看着这个陌生的少年,总想好好的宏图大展一番。

少年看着他,本来沉静的眼眸里忽然闪过了一丝明亮,却也带着丝许让人看不透的神情。随后 ,他跟着师青玄回到了风水庙。庙里虽然破旧,但依然是很多人的避风处。在一番热切的欢迎后,少年找了个算是干净的地方躺下了。看着屋外纷纷扬扬的大雪,他默默将衣服盖在了一旁睡的香甜的师青玄身上。看着他睡着时安静乖巧的样子,少年抬手轻轻的摸了摸他的白皙的脸旁。

青玄。我终于找到你了。

【双玄】中秋

☆迟了八百年的中秋贺文

☆cp双玄,满足我一个甜甜的梦

☆各位老铁关爱我一下,给个心心

☆有一部分灵感来自我和朋友的对戏,忘了他lof是那个,暂时不艾特了。



不觉是,月已致中秋。上天庭依旧是热闹非凡。师青玄刚回来就被通灵阵里大家的祝福吵的头晕。

原来...已经中秋了啊。师青玄拿起手中的扇子摇了几下。"说起来,我已经半个月没见到明兄了呢..之前还拿什么信徒太多没空理我不让我和他通灵,都是借口!就是不想见我!大中秋的都不来给我这个最好的朋友送个祝福,不行!本风师今天一定要去找他!"

一想到这,师青玄便颠颠的跑去了地师府。

"明兄明兄!!!我来找你啦!!想不想我呀!!!"乐颠颠的跑到人面前,笑的一脸灿烂。此刻的明仪正在盯着那桂花树出神,却被一个傻笑着向自己跑来的人打断了。本以为自己终于摆脱了嘈杂,终于能清净一会,没想到却迎来了一个更聒噪的家伙。明仪不禁扶额,前脚刚想离开,后脚就被来人给拔了回来。

"明兄明兄!!!我想死你啦!!你怎么这么冷漠,亏我还是你最好的朋友,居然连句节日快乐都不和我说,这么久没见到我也不笑一下欢迎我,亏我还怕你这中秋佳节,一人孤孤单单特地来陪你,你怎能这样对我,真是伤透了我的心."师青玄边说,边假装用袖子抹眼泪。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明仪一脸冷漠的看着他在那自导自演,不禁长叹一声。怎么就招惹到了这么个玩意儿。赶紧快步离开。

"我一人逍遥自在,不需人陪。倒是你。"明仪离他更远一些。"中秋佳节不好好陪水横天应酬,跑来找我,不怕被骂?"

眼睛里带着一丝莫名的嘲讽,看着眼前的人。

"呃...这..."一想到自家哥哥看着自己每日和明兄混在一起那眼神,仿佛下一秒地师府就被一股无名水冲荡一空,师青玄不禁有些害怕。

不过,他明兄以为这点小事就能难住我风师大人吗?!这不可能!于是笑着答道"这都没关系的明兄!我就和我哥说,我去人间洒功德了,毕竟过节,也要让信徒们开心一下不是?"说罢,还俏皮的眨了两下眼睛,赶紧跟上了前面的人。

不知不觉间,喧嚣远去。大街尽头,只剩下两人。神武大街在漫天的灯火下,比往常亮了许多,恍若白昼降临。忽然 ,师青玄停下了步伐。问道"明兄...你说突然有一天....我离开你了你会怎样啊。"他的眼神里突然浸上了一丝忧伤。

明仪注意到了他的变化,偏头对上了他的眸子。那人的眼睛向来都像是星河般明亮,时不时还会弯如明月,此刻却蒙上了一丝灰暗。他不禁有些呆住了。

"离开?你要去哪?"语气不觉间染上了一丝焦急。师青玄看见了他的变化,不禁一笑。用风师扇轻轻触他额头。"哎呀,我开玩笑的啦,明兄不要认真。不过...我最近真的有不好的征兆,我之前做过一个梦,梦中一个黑衣男子追着我,疯狂的向我挥剑,嘴里还说着恶人该死一类的话,我疯狂的跑啊跑啊,终于看见了一丝光亮,然后你猜怎么着?"师青玄转头,微笑着看着明仪。

"不知道。不想猜。关我何事。"明仪拂了拂衣上的桂花,好像还在为刚才的玩笑不高兴。

"好啦好啦明兄,我就是开个玩笑,你别认真嘛,无论是什么人追我打我,我都不会离开明兄的,因为明兄是我最最最好的朋友啦!"师青玄边说,边在这满天灯火下转了个圈。看着眼前人似乎恢复了往日的活泼,明仪暗松了一口气,心里叹道,傻瓜。

夜已致深,风有了些凉意,吹的师青玄打了个寒战,不禁往明仪身边靠了靠。明仪看他如此怕冷,不动声色的往前迈几步出去,给人挡了挡风。师青玄趴在他身后 ,低头若有所思。

"怎么了。"感觉他又一次沉默,明仪回头看他。不知为何,今日的师青玄格外低沉,好像真有了什么事

"没什么,明兄。"师青玄握紧了他的袖口。

"我只是在想,这样的团圆佳节,人间的庙一定是灯火通明,热闹非凡吧。"说完,还傻傻的笑了一下。

明仪看着他似乎很是向往的样子。突然下了决心。拉着师青玄走向了外门。

"明兄?这是做什么?"师青玄被拉着,有些不知所措。"带你去人间。"明仪淡淡的回了一句。

"就知道明兄对我最好了!"一路上,师青玄乐的快要飞起来,明仪连忙抱紧了他的腰,生怕一个不小心这人从这天上落下。

人间果然是家家欢乐,热闹极了。大街小巷挂满了彩灯,小吃从街头摆到了街尾,人人脸上都是喜气洋洋。

师青玄看的花了眼,只知道在这欢乐的场地间东跑西颠。明仪不禁扶额。这家伙...真是能疯。心里这么想着,实际上一直跟着他,护着他。不一会,师青玄便累的瘫在了街边,嘴里还叼着一根明仪给他买的糖葫芦。

"呼...真是玩的畅快,好久都没这么轻松的玩一场了。"师青玄一边吧唧着糖葫芦,一边呜呜的自说自话。明仪在一边默默看着,时不时给他擦擦满是糖漬的嘴角。

再到后来,师青玄又疯玩了两个时辰,直到街边的小摊都走的差不多了,才一头摊在明仪背上,任他背着自己往回走。明仪小心翼翼的托着他的腿,让他安心在自己背上休息。毕竟疯了一个晚上,神人也是会累的。想到这,明仪回头看他睡着了的样子,简直就像个被爸爸背回家的五岁小孩。

这时,不知是师青玄的梦话还是什么,明仪听到他细微的声音"我希望...以后每年中秋...都有明兄陪我..."说完,紧紧的圈住了明仪的脖子。

真是傻瓜...明仪在心里叹道。

等到送他回到府内,已经快要天明。明仪看着躺在床上,像个小孩一样的师青玄,不自觉的就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

"如果可以,我多希望一辈子都以这样的身份陪在你身边,青玄。"也罢。他嘲讽自己一样,轻笑了一下,转身便离开了风师府。塌上的师青玄还在熟睡,梦里是一片灯火下,一个白衣男子藏在一个黑衣男子的怀里,温暖又安心。

【信白】小特工追妻记2

☆依旧是小特工x敏锐之力
☆脑洞产物,有ooc不喜勿喷
☆预计下章吃红烧肉【疯狂暗示】

http://qianyedoufumengmengdadadada.lofter.com/post/1e5a8ac4_ef16225f  第一章链接

自从上次给小李白送了鲲,小特工之后的几天一直美滋滋的,什么事都烦不到他,走路都是一步三颠。用白龙的一句话说,他简直就像个情窦初开的美少女。按照以往,白龙要是说这话,我们小特工立马就会炸毛,跑过去和他厮打一番,可如今,他正沉浸在马上就能娶媳妇的欢乐中,根本不在乎这些,每日只知道蹦蹦哒哒的去敌方野区蹲他的小李白。

可也是奇怪 ,自从上次他送了小敏锐鲲之后,他就再也没看见他,已经过去两天了,不知道小敏锐在干什么呢?会不会...也是在想我啊...小特工越想越美滋滋,嘴角不禁露出了一丝笑容。而在家躲了好几天的小敏锐,今天刚打算出来打个蓝爸爸,就发现这个被他咒骂了好几天的混蛋正一脸春意盎然的蹲在他家蓝爸爸的草丛里,笑的一脸痴汉,整个人身上仿佛都在冒着粉红泡泡。这可把我们的小敏锐震惊到了,妈妈这个人不会是个变态吧?!他表情为什么这么....令人感动?!他不会每天都在这里蹲着等我过来打蓝吧....想到这,小敏锐就感觉一股寒意从背后冒出,他甚至有点想现在就过去一巴掌打醒这个傻子的春梦。这时,小特工注意到了小敏锐过来了,立刻像只松鼠一样,嗖的一下窜了出来。....敏锐,...你来啦.."说这话时,他的脸一直在不断的窜红,以小敏锐的视角看,就像个火红的猴屁股。"我....我给你打了蓝.....你要吗?"

敏锐这时才注意到,原来小特工一直在挨蓝爸爸打,已经打的只剩下一丝血。小敏锐赶紧道谢拿了蓝,看着眼前这个傻子傻呆呆的样子,突然有点小心动。这个家伙....或许没那么坏呢...接下来的一局,小特工一直在护着敏锐,帮他打龙,给他人头。这不禁把他的队友们气疯了。韩信你是傻的吗?!看清楚他是对面的啊喂!真是被美色忽悠的连自己家是哪头都忘了。举报这个蠢货!听到这些话,敏锐愧疚的看向了在他旁边保护他的小特工。"那个.....我自己行的,你不要帮我了..你队友很困扰的...我不想看见你为了帮我被队友骂...."

此话一出,可把小特工开心坏了。媳妇这是在担心自己呢!我家媳妇真是可爱...小特工强忍住想把小敏锐直接扛走带回家的想法,一脸正经的和小敏锐说 "说什么傻话呢,他们爱怎么说说他们的,我想保护你,是我的事,和他们有半毛钱关系。想干嘛就干嘛,别在意他们的感受。"说完,还攻起气十足的冲小敏锐笑了一下。"走啊,去拿个暴君给你。你不是说攻击不够吗,打一个加强一下。"此话一出 ,小敏锐的心脏仿佛漏跳了一拍。这个人....好像也没想象中那么坏....待在他身边..感觉真的很安心...小敏锐心里像被塞了一斤的蜂蜜,觉得好甜好甜。看着眼前的男人大摇大摆的走向暴君,和暴君打斗时脸上认真的样子 他忽然觉得,如果一直都有这么一个傻子陪着自己 ,每天陪自己做任务,刷野怪,从早到晚,一直为他遮风挡雨,也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

最后,小敏锐所在的队伍获得了胜利。小敏锐没多开心,可看着自己旁边这个傻子,明明是输的一方,却笑的那么开心,一脸激动的看着自己。再看看傻子的队友们,一个个面露难色,一脸黑线,恶狠狠的瞪着这个小特工,仿佛要将剁成肉泥。小敏锐不禁浑身一抖。希望这个家伙不会被围殴吧....

回家的时候,凤白和狐白来接他。看着自己的小弟看着韩信家那个紧身衣变态一脸阳光明媚,脸蛋红扑扑的样子,不禁心中一动。唉...果然该来的还是要来的...咱们老李家这辈子怕是逃不出姓韩的手掌心了...狐白一脸悲愤的看着自家弟弟和那个野男人谈笑风生的样子,把那个男人杀一万次的心都有。凤白在一旁尴尬的笑着,唉...弟大不中留呢...此时的小敏锐还沉浸在和小特工聊天的快乐中,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家哥哥翻涌而来的杀气。

第二章正文到此结束,接下来是彩蛋部分↓

【系统】韩信由于接到多次举报,存在消极比赛.不参与团战.故意送人头等行为,系统核实后决定给予信誉积分-10分的惩罚,由于信誉积分过低,暂时封闭韩信的游戏账号,以示惩罚。

小特工:无所谓,我媳妇开心就OK

下一章两人就要 步入正轨♂你们懂得

多多支持一下咯~

【信白】小特工追妻记

☆韩信小特工x李白敏锐之力
☆脑洞产物,估计有三四篇左右。ps:有红烧肉,你们懂的

   峡谷里人人都知道,韩信他家有一个没媳妇的小特工。不仅天天被各种花式塞狗粮,而且还各种被自家哥哥疯狂嘲笑,我们小特工心里委屈的紧,每天都在幻想着,万一哪天一觉醒来,就有一个属于他的白白来了呢?为了这个,我们小特工还特意偷在某明姓江湖骗子手中用一个月的工资买了一个小福袋,只求他家的白白早点来。

而最近,这小特工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每天出门整理头发都要整理半个小时,对着镜子左看看,右看看,还经常一个人傻乐。这可把一窝的韩信都惊到了。他们家傻弟弟这是咋了?!娶不到媳妇疯魔了?!于是为了搞清楚弟弟经历了什么,他们决定每天轮换制看着傻弟弟的一举一动。毕竟自家弟弟这么傻,万一让哪个心狠手辣的拎回家煲了汤可咋办。
  
可这一观察,可就把哥哥们乐坏了。原来是李白家又出了个新人,一身清爽的紫葡萄色,配上水灵灵的大眼睛,引得峡谷女英雄们一片尖叫。当然了,还有一个他们家傻的冒烟儿的弟弟蹲在草丛,满脸通红的瞅着人家 。没出息玩意儿!街霸看着他这蠢样,实在忍不了了把他拎回了家。
  
  回了家的小特工一脸懵逼,人家还没欣赏够白白的美颜呢!!!哥哥们围了一圈看着他。
      ‘
干....干嘛啊,这么看着我....’小特工一脸心虚样,低着脑袋。
    
‘说吧,是不是瞧上人家李白家小弟了?’白龙直接上去给了他一个脑瓜崩。‘一点出息都没有,就不能学学你哥我,你哥我当年追狐狸的时候可是直接把他掳走,带回家了,再看看你这怂样,真是...唉...’白龙一脸弟不争气的我这个当哥的操碎了心的样子,却被一旁的特使直接撅了‘也不知道当初是哪个傻子把人家抢了回来,人家一生气把某人头发剪了一脸痛苦的找我哭?!’小白龙丢了面子,马上驳了回去‘你自己不也是一样,当初偷拿了人家小范的帽子被人追着打’本来是打算问问小特工情报顺便帮他追妻的小会议,瞬间变成了兄弟拌嘴。原皮信在一边一脸冷漠的看着他们互相扒黑历史,默默的转向了耷拉着个脑袋,一脸怂样的小特工面前。‘你是真的喜欢上那小子了?’原皮信一脸正经的问。‘我....我也不知道,只是我第一眼看见他,我就有种...想把他娶回家的感觉’说到这,小特工的脸红的像个大柿子,原皮信看着自家弟弟的傻样,不禁一笑。‘那就去把他追过来,把都有能用的方法都用上,能多不要脸就多不要脸,小李白可是就吃这套’原皮信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了一丝微妙。听到哥哥这么说,小特工不禁内心一动。对,我一定会把他追到手的!无论让我干啥!我都一定要把我的白白娶回家!当天晚上,小特工就想了一晚上撩妻攻略。
  

第二天,一窝的韩信看着自家弟弟一脸春光明媚,不禁十分感动。傻娃子终于迎来自己的春天了。而小特工那头,刚溜到敌方野区,就看见了自己朝思暮想的未来小媳妇。这一看可不得了,我们小特工的小心脏立马停止了跳动。这也太好看了吧!!!白白的脸蛋泛着淡淡的红色,一双紫汪汪的大眼睛好像能滴出葡萄汁来,一身清香,真是让人深陷其中。于是我们的小特工把昨晚好不容易想出来的撩汉的话全都忘得一干二净。
    小敏锐看着眼前的这个韩信,满脸诡异的红色,还盯着自己一中直看,内心大叹不好。哥哥们刚刚告诉过他,韩信是个大坏蛋,最喜欢撩白白嫩嫩的小李白,见到他一定要绕着跑。可今天刚一开始,就碰见了一个。这可让小敏锐有点不知所措。要冷静,要镇定,气势上不能输!这是我家野区,我是老大!小敏锐内心这样想着,可开口这气势就减了一半‘那个...信哥哥,这里是我家的野区,你能..让一让嘛?’此话一出,小特工差点直接上了天。妈呀我媳妇和我说话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他还叫我信哥哥呜呜呜呜呜呜我家媳妇太可爱了我不行了!!!!
  
不行!我不能就这样暴露!我要让我的小敏锐一点一点的爱上我!‘那个那个...不好意思啊,我...我叫小特工,是韩信家最小的一个...我们初次见面,我送你个见面礼,你等着啊!’于是在小敏锐一脸茫然的表情里,我们的小特工立马冲去了塔下,把庄周的鲲一把抢过。‘给你!当见面礼!下次见...拜拜!’说完,小特工就顶着个大红脸飞快的跑了。我们的小敏锐还没有反应过来情况,就被塞了一头和自己差不多高的鲲,呆呆的站在了原地。这什么情况???什么鬼啊???还沉浸在刚才的突发事件中没反应过来的小敏锐突然被一声大喊惊破了思考。

‘我的鲲!!!’只见自家庄周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本以为抱着鲲的人是那个狗日的韩信,刚想一巴掌打死那个孙贼,却发现这人居然是刚来峡谷的小萌新。气氛瞬间尴尬。小敏锐抱着鲲,百口莫辩,‘我不是...我我我我没有..是...是那个...韩信....’啊啊啊啊啊刚来峡谷就给人家留下了这种印象!!!偷人家的坐骑!!!我李白刚来名声就要完了嘛啊啊啊啊啊看见人家好愧疚!!!都是那个狗韩信!!!本来小敏锐就对那个莫名其妙的小特工不是很有好感,这一下搞得好感度直接顺流而下,直接到了南极。小敏锐十分委屈的把鲲换给了庄周,内心早已把韩信骂了个千遍万遍。果然哥哥们说的对!韩信他就是个大坏蛋!大猪蹄子!以后再也不要理他了!哼!
    

已经回了家的小特工感受到一股凉气,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一定是我的小媳妇在夸我呢!小特工骄傲的摸了摸鼻子,沉浸在了想媳妇的欢乐中。

啊...好累..各位乡亲们行行好,小心心评论走一波喽
   

【曦瑶】二哥的独白

  姑苏二十八年,腊月二十四,雪。
今年是你离开的第三年,也是三年前你离开我的日子。这三年,二哥每天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你,阿瑶。你的离开是二哥的过错,更是二哥一生都放不下的痛。世人皆知,我蓝曦臣清高不俗,大义灭亲,亲手杀死了背叛正道的义弟,孰不知,我这大义灭亲,不留私心的背后,却是深深的悔恨与痛苦。你曾说过,二哥是你生命中的白月光,是世上唯一那个能真正与他交心共好的人,你对二哥何尝不是美好的存在?若不是你,二哥可能早已在温家的追捕中丧命,若不是你,二哥可能永远都不知道,何为喜欢,何为珍视。但当我醒悟过来,我对你的感情不仅仅限于兄弟二字时,你已经永远的离开了我。三年前的今天,不仅让我失去了你,还让我背负上了永远的悔恨与愧疚。在这三年里,无数次的在梦中呼叫着你的名字,无数次在一遍一遍杀死你的梦魇中醒来,耳边皆是你那句,从未想过害你的话和你那绝望的眼神。阿瑶,若是当时二哥肯信你,没有将你杀死,如今是否会有另一种结局?可惜事到如今,只剩下对自己深深的恨。阿瑶,你曾对我说,你最喜欢雪,喜欢它的纯白无瑕,喜欢它的自由自在,可惜金麟台的冬天从未有过大雪飞扬。如今,姑苏下了雪,大雪下的纷纷扬扬,三日未止,若是你还在,你定会开心的如同孩童一般,在雪中嬉戏玩闹,好不快活。可惜,如今你已不在,只剩我一人在此细细的数着我们过去的回忆,不忍落下一点,生怕一旦忘记,你就会像这雪花一样,无声的在我的生命中消失。我去年时,去了金麟台,那会那的金星雪浪本应是正盛时,却尽数凋零。它们可是想起了曾经主人,为曾经主人而伤心哭泣吗?而金家早已乱了套,尔虞我诈,攀附权贵,人人心怀鬼胎,早已没了当初你在时安安稳稳的样子,若是你还在,他们定不敢轻举妄动。可惜,早已物是人非。
我曾无数次问灵,无数次去往你离开的那个地方,试图寻找哪怕你一丝一缕的残魂,或是留下的丝毫的印记,可结果都是一场空,仿佛什么都没有过,你从不曾存在。魏婴也曾多次暗示我,你已经永远的离开了,再也回不来,可我不信,依旧是每日问灵三次,月月前往云萍城。人人都以为我莞泽君尽职尽责,为百姓担忧,孰不知这背后的私心,阿瑶,我还想再见你,还想与你品茗谈诗,还想与你厮守一生,哪怕被认为是背叛正道,被打上叛徒罪名,也心甘情愿。可如今,这番话 ,成了想说却无人听。
听闻东瀛有秘术,可为尸骨添血肉,可召散天下之魂灵。二哥已经备船,准备远渡,忘机等人都认为此事太过冒险,怕我误入险境,可二哥心意已决。如果真有此术,二哥哪怕拼上性命,散尽全身修为,也要换你归来,若是秘术也无法让你我二人再次相见,那二哥便与你一同深埋底下,永不轮回。阿瑶,二哥今生今世,非你不娶,你若无法回来,那二哥更不会苟活。阿瑶,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