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豆腐萌萌哒哒哒哒

【双玄】中秋

☆迟了八百年的中秋贺文

☆cp双玄,满足我一个甜甜的梦

☆各位老铁关爱我一下,给个心心

☆有一部分灵感来自我和朋友的对戏,忘了他lof是那个,暂时不艾特了。



不觉是,月已致中秋。上天庭依旧是热闹非凡。师青玄刚回来就被通灵阵里大家的祝福吵的头晕。

原来...已经中秋了啊。师青玄拿起手中的扇子摇了几下。"说起来,我已经半个月没见到明兄了呢..之前还拿什么信徒太多没空理我不让我和他通灵,都是借口!就是不想见我!大中秋的都不来给我这个最好的朋友送个祝福,不行!本风师今天一定要去找他!"

一想到这,师青玄便颠颠的跑去了地师府。

"明兄明兄!!!我来找你啦!!想不想我呀!!!"乐颠颠的跑到人面前,笑的一脸灿烂。此刻的明仪正在盯着那桂花树出神,却被一个傻笑着向自己跑来的人打断了。本以为自己终于摆脱了嘈杂,终于能清净一会,没想到却迎来了一个更聒噪的家伙。明仪不禁扶额,前脚刚想离开,后脚就被来人给拔了回来。

"明兄明兄!!!我想死你啦!!你怎么这么冷漠,亏我还是你最好的朋友,居然连句节日快乐都不和我说,这么久没见到我也不笑一下欢迎我,亏我还怕你这中秋佳节,一人孤孤单单特地来陪你,你怎能这样对我,真是伤透了我的心."师青玄边说,边假装用袖子抹眼泪。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明仪一脸冷漠的看着他在那自导自演,不禁长叹一声。怎么就招惹到了这么个玩意儿。赶紧快步离开。

"我一人逍遥自在,不需人陪。倒是你。"明仪离他更远一些。"中秋佳节不好好陪水横天应酬,跑来找我,不怕被骂?"

眼睛里带着一丝莫名的嘲讽,看着眼前的人。

"呃...这..."一想到自家哥哥看着自己每日和明兄混在一起那眼神,仿佛下一秒地师府就被一股无名水冲荡一空,师青玄不禁有些害怕。

不过,他明兄以为这点小事就能难住我风师大人吗?!这不可能!于是笑着答道"这都没关系的明兄!我就和我哥说,我去人间洒功德了,毕竟过节,也要让信徒们开心一下不是?"说罢,还俏皮的眨了两下眼睛,赶紧跟上了前面的人。

不知不觉间,喧嚣远去。大街尽头,只剩下两人。神武大街在漫天的灯火下,比往常亮了许多,恍若白昼降临。忽然 ,师青玄停下了步伐。问道"明兄...你说突然有一天....我离开你了你会怎样啊。"他的眼神里突然浸上了一丝忧伤。

明仪注意到了他的变化,偏头对上了他的眸子。那人的眼睛向来都像是星河般明亮,时不时还会弯如明月,此刻却蒙上了一丝灰暗。他不禁有些呆住了。

"离开?你要去哪?"语气不觉间染上了一丝焦急。师青玄看见了他的变化,不禁一笑。用风师扇轻轻触他额头。"哎呀,我开玩笑的啦,明兄不要认真。不过...我最近真的有不好的征兆,我之前做过一个梦,梦中一个黑衣男子追着我,疯狂的向我挥剑,嘴里还说着恶人该死一类的话,我疯狂的跑啊跑啊,终于看见了一丝光亮,然后你猜怎么着?"师青玄转头,微笑着看着明仪。

"不知道。不想猜。关我何事。"明仪拂了拂衣上的桂花,好像还在为刚才的玩笑不高兴。

"好啦好啦明兄,我就是开个玩笑,你别认真嘛,无论是什么人追我打我,我都不会离开明兄的,因为明兄是我最最最好的朋友啦!"师青玄边说,边在这满天灯火下转了个圈。看着眼前人似乎恢复了往日的活泼,明仪暗松了一口气,心里叹道,傻瓜。

夜已致深,风有了些凉意,吹的师青玄打了个寒战,不禁往明仪身边靠了靠。明仪看他如此怕冷,不动声色的往前迈几步出去,给人挡了挡风。师青玄趴在他身后 ,低头若有所思。

"怎么了。"感觉他又一次沉默,明仪回头看他。不知为何,今日的师青玄格外低沉,好像真有了什么事

"没什么,明兄。"师青玄握紧了他的袖口。

"我只是在想,这样的团圆佳节,人间的庙一定是灯火通明,热闹非凡吧。"说完,还傻傻的笑了一下。

明仪看着他似乎很是向往的样子。突然下了决心。拉着师青玄走向了外门。

"明兄?这是做什么?"师青玄被拉着,有些不知所措。"带你去人间。"明仪淡淡的回了一句。

"就知道明兄对我最好了!"一路上,师青玄乐的快要飞起来,明仪连忙抱紧了他的腰,生怕一个不小心这人从这天上落下。

人间果然是家家欢乐,热闹极了。大街小巷挂满了彩灯,小吃从街头摆到了街尾,人人脸上都是喜气洋洋。

师青玄看的花了眼,只知道在这欢乐的场地间东跑西颠。明仪不禁扶额。这家伙...真是能疯。心里这么想着,实际上一直跟着他,护着他。不一会,师青玄便累的瘫在了街边,嘴里还叼着一根明仪给他买的糖葫芦。

"呼...真是玩的畅快,好久都没这么轻松的玩一场了。"师青玄一边吧唧着糖葫芦,一边呜呜的自说自话。明仪在一边默默看着,时不时给他擦擦满是糖漬的嘴角。

再到后来,师青玄又疯玩了两个时辰,直到街边的小摊都走的差不多了,才一头摊在明仪背上,任他背着自己往回走。明仪小心翼翼的托着他的腿,让他安心在自己背上休息。毕竟疯了一个晚上,神人也是会累的。想到这,明仪回头看他睡着了的样子,简直就像个被爸爸背回家的五岁小孩。

这时,不知是师青玄的梦话还是什么,明仪听到他细微的声音"我希望...以后每年中秋...都有明兄陪我..."说完,紧紧的圈住了明仪的脖子。

真是傻瓜...明仪在心里叹道。

等到送他回到府内,已经快要天明。明仪看着躺在床上,像个小孩一样的师青玄,不自觉的就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

"如果可以,我多希望一辈子都以这样的身份陪在你身边,青玄。"也罢。他嘲讽自己一样,轻笑了一下,转身便离开了风师府。塌上的师青玄还在熟睡,梦里是一片灯火下,一个白衣男子藏在一个黑衣男子的怀里,温暖又安心。

评论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