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豆腐萌萌哒哒哒哒

【曦瑶】二哥的独白

  姑苏二十八年,腊月二十四,雪。
今年是你离开的第三年,也是三年前你离开我的日子。这三年,二哥每天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你,阿瑶。你的离开是二哥的过错,更是二哥一生都放不下的痛。世人皆知,我蓝曦臣清高不俗,大义灭亲,亲手杀死了背叛正道的义弟,孰不知,我这大义灭亲,不留私心的背后,却是深深的悔恨与痛苦。你曾说过,二哥是你生命中的白月光,是世上唯一那个能真正与他交心共好的人,你对二哥何尝不是美好的存在?若不是你,二哥可能早已在温家的追捕中丧命,若不是你,二哥可能永远都不知道,何为喜欢,何为珍视。但当我醒悟过来,我对你的感情不仅仅限于兄弟二字时,你已经永远的离开了我。三年前的今天,不仅让我失去了你,还让我背负上了永远的悔恨与愧疚。在这三年里,无数次的在梦中呼叫着你的名字,无数次在一遍一遍杀死你的梦魇中醒来,耳边皆是你那句,从未想过害你的话和你那绝望的眼神。阿瑶,若是当时二哥肯信你,没有将你杀死,如今是否会有另一种结局?可惜事到如今,只剩下对自己深深的恨。阿瑶,你曾对我说,你最喜欢雪,喜欢它的纯白无瑕,喜欢它的自由自在,可惜金麟台的冬天从未有过大雪飞扬。如今,姑苏下了雪,大雪下的纷纷扬扬,三日未止,若是你还在,你定会开心的如同孩童一般,在雪中嬉戏玩闹,好不快活。可惜,如今你已不在,只剩我一人在此细细的数着我们过去的回忆,不忍落下一点,生怕一旦忘记,你就会像这雪花一样,无声的在我的生命中消失。我去年时,去了金麟台,那会那的金星雪浪本应是正盛时,却尽数凋零。它们可是想起了曾经主人,为曾经主人而伤心哭泣吗?而金家早已乱了套,尔虞我诈,攀附权贵,人人心怀鬼胎,早已没了当初你在时安安稳稳的样子,若是你还在,他们定不敢轻举妄动。可惜,早已物是人非。
我曾无数次问灵,无数次去往你离开的那个地方,试图寻找哪怕你一丝一缕的残魂,或是留下的丝毫的印记,可结果都是一场空,仿佛什么都没有过,你从不曾存在。魏婴也曾多次暗示我,你已经永远的离开了,再也回不来,可我不信,依旧是每日问灵三次,月月前往云萍城。人人都以为我莞泽君尽职尽责,为百姓担忧,孰不知这背后的私心,阿瑶,我还想再见你,还想与你品茗谈诗,还想与你厮守一生,哪怕被认为是背叛正道,被打上叛徒罪名,也心甘情愿。可如今,这番话 ,成了想说却无人听。
听闻东瀛有秘术,可为尸骨添血肉,可召散天下之魂灵。二哥已经备船,准备远渡,忘机等人都认为此事太过冒险,怕我误入险境,可二哥心意已决。如果真有此术,二哥哪怕拼上性命,散尽全身修为,也要换你归来,若是秘术也无法让你我二人再次相见,那二哥便与你一同深埋底下,永不轮回。阿瑶,二哥今生今世,非你不娶,你若无法回来,那二哥更不会苟活。阿瑶,等我。

评论(1)

热度(43)